http://viajesmandarin.bianyou.com/
探索http://yellowpage.elmandarin.es/2015/04/%E6%8E%A2%E7%B4%A2%E6%97%85%E8%A1%8C%E7%A4%BE/
阳光商旅http://yellowpage.elmandarin.es/2015/05/%E9%98%B3%E5%85%89%E5%9B%BD%E6%97%85/
君安旅行社

【侨乡广东】潮州古城频上“热搜”背后——如何让“网红”景点 留住岁月肌理?

2020年11月26日 12:14 来源:侨乡广东

-->
牌坊街上的舞龙表演。张凤珊

牌坊街上的舞龙表演。张凤珊 摄


潮州广济楼

潮州广济楼

 

  夜晚降临,随着歌曲《潮州人》温暖优美的旋律响起,变幻精巧的灯光秀让广济桥上二十四座亭台流光溢彩。

  千年来,广济桥一直是韩江流域百姓心中的文化地标。如今,经过保护修缮,其全盛时期——明代“廿四楼台”的历史古貌得以重新展现在世人眼前。古老的桥、现代的“秀”就这么在韩江之上相遇。

  日前,潮州古城频上“热搜”。包括广济桥、广济楼、牌坊街等景点一下子成了“网红”。这座古城,何以能清晰地保持着岁月的肌理,又让今时的居民与之和谐共处?业内人士认为,潮州保护文物的观念,与新城建设并行不悖,甚至互相推动,这是怎么做到的?

  沿着广济桥,走进潮州古城,记者深入街头巷尾,在那些现已修缮或正在修缮的古建筑之中,探寻城市文脉延续的密码。

  古桥修缮

  “护旧”与“建新”可相互推动

  千年以来,潮州人的日常生活中,总少不了广济桥的身影。

  广济桥始建于南宋,是沟通韩江两岸的重要交通线路。此后,历朝主政官员接力修桥,明嘉靖九年(1530)形成“十八梭船廿四洲”的格局。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在广济桥上喝茶、聊天、吹风,便是当时潮州人最舒适的休闲之一。

  “这是既有烟火气、又很儒雅的文化行为。”潮州历史文化名城专家委员会委员吴志敏从小在潮州长大。他说,广济桥就是潮州人的乡愁与惦念。但是,曾有很长一段时间,由于炮火、天灾、交通需要等原因,其明代全盛时期的风貌不复可见。复原广济桥成为许多潮州人心头的执念。

  以专家的身份,吴志敏参与了2003年广济桥的修缮设计评审,并密切关注修缮过程。他说,讨论自1990年便开始了,国家文物局在潮州主持召开了“潮州广济桥修复论证会”,揭开了修复古桥之序幕。

  复原成什么样子?修缮到什么程度?是否拆断桥身、重现明代时期灵活启闭的浮桥……海内外学术“大咖”开始了数场论证。最后,国家文物局在2002年8月组成专家组,莅潮召开广济桥维修方案现场评审会,确定了按明代桥貌进行修复的原则。

  修缮广济桥之所以复杂,是因为这座桥还牵动着潮州新城建设、东西两岸交通规划、韩江水质保护等多个命题。上世纪80年代,广济桥不仅是潮州市区连接韩江两岸的唯一一座桥,而且还连接着粤闽。自1958年始,“复古”前的广济桥没有亭子,也没有浮桥,而是一座可以行车的桥。倘若将广济桥修复为“启闭式”仿古桥,如何缓解因桥“断”而产生的两岸交通压力?

  1989年,韩江大桥建成,两岸交通问题获得解决,广济桥才有了改回“启闭式”桥梁的可能。同时,古桥修复还推动了新桥——金山大桥的建设。吴志敏说,潮州人在保护文物与新城建设上实现了并行不悖,甚至互相推动。

  此外,为广济桥保驾护航的,还有文保管理单位愈发细致的古物保护工作。早在重修时,广济桥的石梁采用后张法施工,在底部开槽,并张拉预应力钢筋束,在不影响景观的前提下分散桥梁压力,保证石梁质量,克服石材断裂易折的特点,但这避免不了韩江水流对石梁表面连年的侵蚀。

  2017年,广济桥管理部门在水下文物检查过程中,发现了部分桥墩底存在局部被水流“掏空”的现象。对此,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耗时3年对桥墩进行全面“体检”,力争在不可逆的损害出现前,找到解决办法。

  “水下的这些桥墩是广济桥真正的文物本体。”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曹劲告诉记者,“文物损害是不可逆的,修补得越多,其真实性就越低”,因此定期给重要文物做检查十分必要,及时发现“小毛病”,可以避免未来耗费大力气修缮。

  古宅修复“空心”老宅如何迎回人气?

  潮州的“古意”不仅在桥,更在古宅与古城。

  走进古城载阳巷,可以见到一间由清代民宅重修而改造的客栈——“载阳客栈”,从中或许能窥见一丝潮州人崇古承文的脉络。

  载阳客栈前身为一座“大夫第”,即士大夫的住所。客栈采取潮汕传统“四点金”的建筑格局,古瓦青石,精巧典雅,历经修缮依然保持着百年前的风貌。

  上世纪50年代,客栈主人廖奕铭的爷爷、旅泰华侨廖振祥寄钱回国,购置了这栋房产作为廖家祖宅,1977年出生的廖奕铭从小在这里长大,“最热闹时,家里22口人都在这座宅中。”廖奕铭说。

  然而,随着年轻一代外出打拼、四散扎根,尽管有廖奕铭一家的打理和维护,但与古城里许多年久失修的老房子一样,祖宅还是没能逃过“空心”的命运,朽木剥落、杂草丛生。

  在当时的环境下,大家都喜欢住商品房、追逐新的生活方式,甚至对古民居抱着“摒弃”的态度。但是,2009年廖奕铭却选择斥资百万元,用古法修缮祖宅,并将其改建为客栈。“潮州人无论在哪,都有着延续祖辈香火的传统和愿望,很多文化的东西,是渗到血液里去的。”幸运的是,在潮州本地,古法修缮古建筑、祠堂的技术仍有着相对完善的保留。

  严格按传统工艺还原宅第旧貌,廖奕铭与聘请的老工匠们一拍即合:屋内木结构均采用卯榫固定;对嵌瓷、木雕等装饰物进行修复、上漆,甚至连草根灰、贝灰等材料都是自制;镂空人物雕塑部分缺失,则根据木雕所讲述的故事背景,推测并补齐原貌。

  为古宅带来“人气”,才是对古老传统最好的保护方法。重修后的客栈古色古香,别有一番特色,内里却相继配置了现代的居住设施,近年来愈发受到许多住客的欢迎。修缮一新的祖宅,也促成了海内外廖家人在入住祖宅60周年之际,重回潮州聚首的一场亲族聚会。

  这让廖奕铭感触良多。他说,如果有一个具象化的事物,比如建筑、茶饮等,可能让海内外同乡人追忆起许多从前的故事、心灵有实实在在的寄托,“否则,对很多人来说,‘潮州’就只是一个符号”。

  古城活化

  磨合新旧之间的碰撞

  同样的修缮改造,也见诸古城内许多其它建筑,一点一滴地为这座古城增添更多“活力”。

  潮州古城的珍贵之处,在于其历史从未中断,潮州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曾于2018年担任古城街区改造项目技术总协调人的陈夏阳谈道:“在古城,人们可以看到各时代、多样态和谐并存,尊古又创新,方能为‘古’提供源源不断的‘新’。”

  秉持这一理念,2018年,在上海同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的指导下,潮州市启动了古城“微更新”项目,同年,潮州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专家委员会成立,要“真街区”,不要“假古董”,成为专家们的共识。

  “如果人为干预让街区‘休克’,再重新包装运营,无疑是割断历史。”陈夏阳说

  选取部分街巷开展更新改造工作,其中便包括各界反响较好的义井巷。街区立面的改造坚持“一墙一屋一策”的原则,避免“过度统一”。陈夏阳说,真的街区在历史发展过程中不可能形成统一齐整的建筑风格和色彩。以本地文史研究机构的研究成果为参考,在墙面修补方面,除坚持采用潮州传统批灰做法,还调配若干种材料配比方案,在灰白色的主调下,根据原状、周边的墙面情况选择不同配比方案,形成“色温”上的微小差别,让古城的多样性不被抹除。

  街区微更新不仅是对表面形象的追求,也是在设施改善、彰显文化元素的地方精准发力,让街道更有温度、更宜居、更有人情味——让古城“延年益寿”而非“返老还童”。

  街区环境提升后,更多居民愿意“回流”,引发周边自主更新的连锁效应,义井巷内新增了更多店铺,原有民宿也跟着提升了自己的档次。

  潮州古城文化腾讯彩票官方网址特色区总体规划专家组组长、华南理工大学广东腾讯彩票官方网址战略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吴志才认为,潮州古城里,沿街的业态如休闲茶座、陶艺馆等都是贴合潮州本地人生活习惯的业态,是本地居民日常休闲生活的重要场所,首先满足了本地人宜居、宜业的功能,从邻居生意开始,逐渐才发展出游客生意。

  但诸如微改造的腾讯彩票官方首页项目,并不是提振古城一劳永逸的办法,还需进一步发力的是腾讯彩票手机版的管理提质和民间的文创提质。陈夏阳承认,市民回流后,相关的社区管理、基层治理也需要持续跟进,同时注重文创氛围的营造。

  “潮州最有魅力的地方,正是它从生活中来,比较好地实现了文旅生活化和生活文旅化的结合。”吴志才相信,本地人愿意留下来之后,在“小资本大情怀”模式的带动下,潮州人不断丰富并打造一批精品小业态,例如客栈、茶馆、购物店、文创店等,才使潮州古城成为一个宜文、宜游的地方。

  “古城保育活化的实质,是引导人流、文化和价值的回归,年轻人回归古城,活力就回来了;文化人回归古城,文化感就丰富了;投资人回归古城,价值就提升了。”陈夏阳希望,这条路走下来,可以形成潮州独一无二的特色。(南方日报 黄楚旋 苏仕日)

[编辑:]